商业健身房拉响“塌方”警报?

  在全民健身热潮中,近年来苏州的健身房如同“雨后春笋”。业内资深人士认为:无序发展和恶性竞争,正在把商业健身房推向“塌方”的边缘。,

  张强正在指导学员训练。因为不认同健身教练圈的风气,他从某大型健身房辞职,自己创办健身工作室。

  教练颜世武正在指导学员。这个开在地下室的健身房,号称苏州健身行业“常青树”。

  “三月不减肥,全年徒伤悲”,又一个春天悄然到来,苏城大大小小的健身房再度火爆起来,大批的爱美男女纷纷涌进健身房,为了一副好身材而挥汗如雨。

  然而今年的3月,苏城的健身行业接连传出负面消息:3月10日下午,两家健身房的促销人员在广济南路发生摩擦进而大打出手;3月12日,金仕堡健身中心石路店突然关门,大批的会员因退费问题与经营方发生纠纷。

  在全民健身热潮中,近年来苏州的健身房如同“雨后春笋”。业内资深人士认为:无序发展和恶性竞争,正在把商业健身房推向“塌方”的边缘。

  广济路,苏城健身房密集区域之一,从广济桥向南到干将路短短1公里,就有9家健身房。

  3月10日的群殴事件就发生在这里。据悉,事件的导火索是一家还未开业的健身房工作人员上街发传单,结果走到了另一家健身房的附近,双方发生了纠纷。“这条街上推销健身卡就像卖白菜,”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,几乎天天都有健身房的销售员在街上发传单。

  日前,记者亲身体验了一把。在广济南路一家大型商场门口,一名健身房的销售员正在向路人散发传单。记者接过传单之后,销售员介绍了这家健身房的规模设施和教练阵容,并邀请记者到健身房内参观体验。

  在前往健身房的路上,销售员询问记者之前有没有在其他健身房里面练过,同时推荐他们的会员卡,价格在3000元左右。进入健身房后,一名健身教练向记者介绍,可以根据个人的要求定制个性化健身项目。记者以脚部有伤为由向教练进行了咨询,教练只是粗略地查看了几眼记者的脚,就马上开出了“每周四次、每次40分钟、连续三个月”的私教课程菜单,每节课的价格200元。记者佯称嫌贵,该教练保证在两个月以后记者的脚会明显好转,同时介绍自己教练生涯的经历和自己治愈的很多患者。

  记者随后向医生进行了求证。医生表示,商业健身俱乐部的定义适当的训练有益恢复,但是每周四次的大运动量并不有利于身体恢复,哪怕是正常的健身也不建议每周四次长时间的训练。

  资深的健身业内人士胡先生告诉记者,最近几年来,苏州的健身行业突然出现了“井喷”的势头,大型、高档、连锁的健身房越来越多,在一些繁华商圈,健身房几乎成了大型商业中心的“标配”,部分高档健身房营业面积数千平方米,各种器械设备一应俱全,还有游泳池,条件可谓奢华。

  苏州目前到底有多少健身房?胡先生保守估计有400家左右;而另一种说法是有1000家左右。至于到底有多少,大家都说不出准确的数字。

  在大型健身房工作多年的健身教练小李告诉记者,这一方面是因为国家倡导全民健身,而且苏州大量的市民生活富足追求高品质生活方式,另一方面,不少人觉得这是一个暴利行业,竞相投资。

  小李介绍,商业健身房的收入有两大块会员卡和私教课程。“在2015年以前,会员卡和私教课程的收入比例大概是1:0.8,”小李说,但现在,二者之间的比例已经变成1:10了。“因为健身房竞争越来越激烈,所以会员卡越来越便宜,最便宜的1000元一年,消费者办了卡哪怕每天去洗个澡都合算。不管怎么算,健身房光靠会员卡收入是无论如何都维持不下去的,所以,经营者在私教课程上动足了脑筋。”

  小李介绍,以前健身房的私人教练对学员是“包干”的,减肥、增肌、力量训练、拉伸训练、康复训练等等,一个私人教练负责指导学员的各种训练项目。但现在,健身房主推“套餐项目”比如说,一个初学者办了会员卡进了健身房,先由一名教练指导力量训练,练了几组动作后,学员感到疲劳,该教练会说“你之所以不能持久,是因为肌肉没有拉伸开,因此你需要进行拉伸训练”;于是,第二名教练出现了,为该学员提供拉伸训练课程;拉伸训练之后,学员感到肌肉酸痛,于是,第三名教练登场,提供康复训练指导

  “就这样,健身房的私人教练们一环扣一环地轮番上场向学员推销课程。而且私教课程10节起售,买的越多越优惠,有的学员经不住诱惑一次性预购大量的课程,我曾经亲眼看到一名学员预购了1000节私教课,价值数十万元。而私教课程一旦卖出就不能退,所以消费者面临的风险很高。”

  “从理论上讲,私教课程是有用的,前提是教练能提供正确的指导。但事实上,目前很多教练是野鸡的。”小李告诉记者,不少健身房大批招聘教练,而且招聘条件几乎零门槛,不管懂不懂健身都能应聘,“我所在健身房里,教练的来源五花八门,有卖房子的、有剃头的、有宠物美容的只要经过七天的培训,不管什么人都能成为教练。”

  小李说,推销私教课程几乎成了“教练”们唯一的工作内容,“我们每天都开五六次会,会上教练主管说的最多就是销售,还要让大家喊加油,集体唱歌,场面有点像传销。每个月都有销售指标,为了促使教练们多卖课程,主管会设立奖金池,让每个教练拿出一笔钱凑在一起,然后把这些钱奖给销售业绩最好的;主管还时不时在微信群里发消息,说某某教练半年就买了宝马,号召大家向他学习”

  “月收入15000元的教练,算是干得差的。”小李告诉记者,有的教练月收入能达到五六万元,一年卖掉几千个课时。他觉得,健身房的销售模式有点像夜总会。

  健身爱好者王小姐说,她以前大概跟过10个私人教练,但真正会教的只有两个,“有些教练的水平还不如我自己,连肌肉群的名称都说不清楚。而且教练们还有一个共同点:开始的几节课很热情,渐渐地就对你爱答不理了。”

  资深的健身业内人士胡先生表示,最近几年中,苏州的商业健身房几乎每年都有关门、跑路的事件,个别的健身房关门后异地重开,结果又关门,成了“开关店”。

  “为了吸引高端客户,一些投资者把健身房开在核心商圈的大型商业中心和高档写字楼里,投资动辄数百万元,装修豪华设施高档,而且大量招聘促销员和教练,运营成本巨大。为了快速收回成本,这些健身房就大量地推销会员卡和私教课程。”

  胡先生告诉记者,有些健身房的投资者是被“忽悠上路”的,“一家已经倒闭的健身房,其投资人以前在健身房锻炼时,听私教说健身房日进斗金,于是脑袋一热投资了300多万,批发价5000元一套的设备,到他手里成了45000元一套。结果开了一年不到就关门倒闭了。”

  据悉,部分同一旗号的健身房,采取的是加盟经营模式,品牌拥有者收取加盟费,至于怎么经营由加盟门店自己决定。

  “其实,在健身产业发达的欧美国家,健身房并不是暴利行业,而是一种大众化消费领域。”胡先生说,健身房合理的投资回报率是每年10%20%,短时的暴利只是“饮鸩止渴”;此外,健身房的布局也应讲究科学,通常一个健身房的覆盖半径在3公里左右。

  “不少消费者也不理性。”胡先生介绍,很多消费者就是冲着“马甲线”、重庆时时彩“人鱼线”走进健身房的,“一些健身房宣传快速瘦身,其实这是天方夜谭,长年累月积累的肥肉,哪能一下子就减掉?”此外,部分消费者在“优惠”的诱惑下,一下子预购长时间的会员卡和大量的私教课程,这种冲动消费的风险很高,一旦健身房关门,他们预购的会员卡和课程就会泡汤。

  在采访中,记者遇到了一对夫妇,他们之前曾在两家健身房锻炼,都预购了会员卡和课程,但会员卡和课程还没消费完,健身房就关门了。

  “现在想想,健身房关门是有预兆的,比如营业时间逐渐缩短,时不时停水停电等等。”健身爱好者小朱说。

  与那些高大上的健身俱乐部相比,“劲与美”健身房的装修有些寒碜,但这个开在地下室里健身房,已经有了24年的历史,堪称苏城健身行业的“常青树”。

  主教练颜世武,在苏州健身圈中颇有名气,拥有国际级健美裁判和国家级健美教练的双重头衔。颜世武坦言,目前苏州的健身产业缺乏有效监管,消费者的利益能否得到保障,取决于健身房老板的诚信度,据他所知,部分健身房在关门之前还大量销售会员卡和私教课程。

  文化宫“迪姆斯”健身工作室的合伙人张强表示,他曾在高档健身房做过很长时间的私人教练,教练本该是个受人尊敬的职业,“但现在的教练圈变味了,我不愿意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,所以辞职创办了这个工作室。”

  在苏州还有一种健身房号称“铁馆”,规模很小,位置偏僻,条件简陋。三元二村里的“兄王”健身房就是这样的一家“铁馆”,位于公共自行车库的楼上,里面的设备全是锈迹斑斑的铁家伙,是个名副其实的“铁馆”。这个“铁馆”年费420元,拥有一批铁杆会员,老板徐建军本人也是个铁杆健身爱好者,他表示,开健身房的目的是“以铁会友”,同时以此维持生计。“开铁馆的都是我们这种人,凭良心做生意。”

  颜世武认为,目前苏州的健身健美产业正陷入无序发展、恶性竞争的“泡沫”局面,“可以预见,未来的两三年内,这个行业将出现大规模的洗牌,在这个过程中,消费者的利益面临受损害的风险。”

  苏州市体育局相关处室负责人说,他们已经注意到了社会商业健身房行业的问题,“我们正在与工商部门沟通,摸清苏州到底有多少健身房,然后有的放矢地进行监管。”但该负责人表示,体育部门只能对健身房的安全措施以及从业人员资质进行监管,健身房的经营行为不在其监管范围之内,“要想全面保障消费者利益,需要行业规范自律,同时应加强相关部门合作,探索联合监管机制。”秒速赛车秒速赛车彩票开奖

相关推荐:

分享到: